主页 > H佳生活 >「政府不相信我们」台 Fintech 新创无奈赴美,抢青年手 >

「政府不相信我们」台 Fintech 新创无奈赴美,抢青年手


「政府不相信我们」台 Fintech 新创无奈赴美,抢青年手

编译 / 蓝凯柔 Carol Lan

去年一月,专报亚洲科技产业相关资讯的国外媒体 e27访问 JessyFrup 时,他们的公司正气势如虹地急速成长。他们的 IOS app 靠着发送客製化广告讯息与服务方案,帮助了超过五十个私人餐厅与企业维持一定的顾客回流量。才过六个月,JessyFrup 公司团队就已经在计划拓展到香港与新加坡市场,投入相当六万元美金的资本额。

然而,又经过一个月后,这间新创公司忽然停下了脚步。

虽然目前台湾的中小企业仍然仰赖传统的行销模式,中大型企业对 JessyFrup 提供的资讯量十分有兴趣,三个知名的当地品牌,现在正在準备使用他们的服务。然而,朱轩廷跟他的团队还是选择朝着新创团队共有的宿命前进:开发一个未知但令人兴奋的领域。

对朱轩廷而言,这个未知但令人兴奋的领域就是行动付款服务,他从毕业就一直想尝试的计画。「我个人很喜欢行动付款,但是台湾的法条跟规範限制了小型的电子商务公司的发展,政府并不相信我们可以提供确实的安全保障。」

「政府不相信我们」台 Fintech 新创无奈赴美,抢青年手

为此,JessyFrup 将市场转向美国,但身为一个来自台湾的新创团队,要转身进入新市场并不容易, 以下六个原则带领他们转移发展目标:

1. 选择并调查你的目标市场

JessyFrup 团队认为,他们应该为他们的行动付款产品,尝试开发一个新的市场。他们希望这个市场不会受到语言的限制(于是排除了日本与韩国),政府法规相对稳定(中国便不在考虑之内),市场规模够大、但不複杂难搞(东南亚国家全部出局)。

最后,朱轩廷跟他的团队收拾行囊搬去美国,在美国最知名的新创地区加州,花了三个月的时间脑力激荡,试着提出些什幺企划方案。

这段期间他们注意到,行动付款系统不仅在美国更加先进,行动信用卡付款服务更是普遍易见,例如 Venmo 之类的 app 让群众简易方便地分摊彼此的消费活动。 既然电子商务跟行动付款在美国这幺普遍,JessyFrup 团队当然得要好好利用。

2. 决定产品方向

「由于我们试着体会美国人的生活习惯,我们大概一週会吃三、四次比较大型的多人晚餐。」朱轩廷说,「所以我们常常要讨论如何拆帐,但是总有某个人会多付钱或是乾脆直接买单,从来没有人找对零钱,或是他们之后根本会忘记还钱。」

为了解决这个问题,JessyFrup 团队着手创立 Dinngo,一个用简单有趣的方式替使用者记帐、拆帐的服务。

「政府不相信我们」台 Fintech 新创无奈赴美,抢青年手

(图片来源:CrunchBase)

基本上,在一个餐厅聚会、电影或任何团体活动结束后,使用者在 app 内上传一张团体合照,标籤所有人的名字,并在当下纪录每个人应付多少钱,就像一个记帐用的 Instagram。未来,他们计划在 Dinngo 内开发一个提醒选项,针对那些比较贪小便宜的朋友通知还钱。

然而,如果要付款,使用者必须在 app 内注册他们的信用卡卡号。注册的人越多,Dinngo 就越成功。要增加使用者接触率与产品外展程度,以及获得团队所需的足够资金,Dinngo 需要一个完善的市场行销策略,以及具有丰富经验的资深前辈指导。

3. 寻找当地政府与私人补助计划

于是,JessyFrup 团队决定向台湾创新创业中心寻求机会。

去年六月,台湾创新创业中心在圣荷西落成,台湾成为第一个在硅谷拥有创新与创业办公室的亚洲国家。他们针对每位在硅谷的台湾创业者,提供两万美元的生活补助金,替他们与其它创业者、风险投资商牵线,并透过条件筛选,媒合特定团队跟着名的硅谷育成加速器。 申请此项补助计划后,朱轩廷跟他的团队突然多了很多选择,他们可以跟任何硅谷育成加速器合作,但哪个才是最适合的?

4. 选择对的加速器

虽然台湾有很多不错的育成加速器可以选择,像是 AppWorks,它仍缺少真正的「独角兽公司」可以提供新创团队建议,类似 PicCollage(一个针对 iPhone 的照片拼贴组合 app)、能够打入美国市场的公司更是少之又少。

因此,朱轩廷的团队决定向其中一个加州的育成加速器申请合作。这并不简单,特别是他们的申请对象是 Y Combinator、Matter以及 500 Startups之类名声享誉国际的知名公司。朱轩廷跟他的团队决定赌一把,申请 Founders Space,一间跟台湾创新创业中心有合作关係的育成加速器。

儘管 Founders Space 提供的投资计划与 Y Combinator、500 startups 不尽相同,他们在海外团队合作方面却经历丰富,而且他们特别针对持有短期签证的创业者,量身订做了一个三十天计划。

「如果你是一个初入美国市场的外国人,Founders Space 很擅长在你跟当地创业圈之间建立连结,」朱轩廷解释:「他们提供特殊的企业导师,教你如何做好创投提案、募资简报,并介绍专精签证事项的法律顾问或律师,解决你签证效期的任何问题。简单来说,Founders Space 就像一本『美国市场完全交战手册』。」所以,目标已经拍案叫决,现在团队必须决定要带谁上船启航。

「政府不相信我们」台 Fintech 新创无奈赴美,抢青年手

(原先的 JessyFrup 团队,图片来源:Wantedly)

5. 选择对的团队

在现有的团队的基础上,朱轩庭认为他们必须招募更多成员,跟他们一起参加 2015 年七月的 Founders Space 课程。他们的招募对象必须有足够的英文简报能力,也要熟悉美国的文化与社会。例如在洛杉矶长大的 Athena Chen,曾负责 L’Oreal 网路行销,在加入 Dinngo 团队之后,担下了重责大任──在最终提案日上,向几百位投资人展示产品 。

在课程计划结束后,连 Founders Space 的领导人 Steve Hoffman 都对 Dinngo 的想法产生兴趣。他向 e27 表示:「我想要这种 app 很多很多年了。分帐是每个人都会遇到的问题,而且不只是在餐厅里。我曾经跟一群人共享饭店房间、计程车跟派对用品,这些帐务都很难管理,没有人分到正确的金额。」

至此,Dinngo 有了团队、产品、支助与指导,万事具备,只欠一个完整的计划。

6. 决定你的企业与市场计划

万白丛中一点黄,身为在汪洋一片欧洲新创公司之中的唯一亚洲小船,JessyFrup 能接触到来自风险投资商与成功新创创办人的建议与指导,从其他团队的经历中获取教训。Founders Space 的课程计划结束之际,JessyFrup 团队终于将企业与市场计划拍板定案。

他们的概念是这样的:这是个免费使用的 app,但它会搜集使用者的消费习惯,纪录他们日常消费的额度大小,并将这些资料卖给有兴趣的商家。例如,如果一间披萨店知道这个顾客通常只花七美元买披萨,他们就不会浪费时间,寄给这个人广告,推销九点九九美元的烤乳酪馅饼。

由于这份发展计划对使用者数量多寡的依赖性很大,从他们预估募集的五十万美元资金当中,有百分之十在头六个月,会被用到行销与增加使用者上。

「政府不相信我们」台 Fintech 新创无奈赴美,抢青年手

(Dinngo 产品募资提案影片 截图)

「目前为止,我们有大约一百二十位 IOS 使用者,但我们这个月正在準备发布 Android 版本,并期望在年底前成长到六千名使用者。」朱轩廷说:「我们在柏克莱大学跟史丹佛大学都提前释出了服务,邀请学生与我们共进晚餐,让他们体验一下这款 app。」

带着一抹微笑,朱轩廷建议其他亚洲创业者跟进,尝试在美国生根立足,加入他们的行列,跟这间已经正在面对开发美国市场的考验与困境的公司一起打拼。

「就乾脆加入 Dinngo 吧!」朱轩廷总结道,「我们已经投入了很多资源跟时间才走到这一步,但我们根本不确定 Dinngo 会不会成功。如果我们能汇整各自手边所有的资源,这会更加容易。」
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