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H佳生活 >《水瓶子专栏》建成圆环沧桑史 >

《水瓶子专栏》建成圆环沧桑史


《水瓶子专栏》建成圆环沧桑史

建成圆环,位于重庆北路与南京西路,上下班时间车水马龙,在我儿时记忆(1970 年代),是便宜又好吃的小吃摊聚集处,虽然进入圆环要穿越众多的车辆,但可以在众多摊子中选择想要吃的小吃,老闆又会记得位置送到客人的座位上,比目前百货公司地下美食街的服务还要周到。

从清代刘铭传担任台湾巡抚说起,台湾的第二条铁路,从大稻埕车站开出的火车,先往东离开人居住的街市之后再往北,铁道的路线也选择在双连埤的西侧,不需要填平埤塘,也不需要建桥。往北到了今日民权西路附近在往西渡过淡水河,经过三重新庄到达新竹,这条铁道绕了一大圈不敷效益,在日本统治时代马上被拆除,后来的纵贯线淡水支线位于双连埤东侧,与目前淡水象山线的路线相同。

《水瓶子专栏》建成圆环沧桑史

日本时代的都市计画,需要土地兴建房舍,鼓励在地人将埤塘填平,整治水圳道,观察 1903 年的地图,圆环与周边的道路尚未规划,这边还是一个小埤塘。

《水瓶子专栏》建成圆环沧桑史

当年的都市计划,学习欧洲的都市计画,除了棋盘式的道路规划,将旧有的街道拉直之外,圆环的设置,可以将马路辐射出去,当年车辆不多,不需要设置红绿灯,在圆环周边设置公园、雕像等公共设施,兼具防灾功能。

圆环在设置之初,周边只有四条马路,往东往南的道路都尚未规划,圆环种植了七里香、榕树,称为「园公园」。圆环周边有不少旅店,有别于台北城中的旅店,这边的价格便宜,而圆环旁的高义阁,与附近的蓬莱阁,都是台湾仕绅经常光顾之处。

《水瓶子专栏》建成圆环沧桑史《水瓶子专栏》建成圆环沧桑史《水瓶子专栏》建成圆环沧桑史《水瓶子专栏》建成圆环沧桑史

据说,有人来此贩卖水果,因为生意很好,而后形成摊贩聚集,警察一直取缔成效不彰,于是只好开放,原本只有夜间营业,并规定要维持整洁。美食小吃因此成为圆环的特色,高等学校的学生在此留下了照片,还注记到圆环来一定要到营养补给所,照片中可明显的看到「排骨汤」,摊子上堆满了台湾小吃。

《水瓶子专栏》建成圆环沧桑史

1935 年,在台湾博览会举办前发生大地震,圆环成为避难场所,不久之后周边道路两侧,开始出现两层楼的建筑。

太平洋战争期间,灯火管制,禁止摊贩营业,1943 年,兴建蓄水池,当时东京都受到美军汽油弹轰炸,木造房舍燃烧殆尽,总督府在台北也执行了疏开的政策,包括把人民迁到乡下,将房舍拆除建立防火巷,在铁道旁清理出空地,作为防灾救灾之用等等。

《水瓶子专栏》建成圆环沧桑史

战后,周边的摊商再度聚集,甚至超出了圆环,周边的道路都是摊贩,并且沿着疏开的空地形成违章店面,1954 年,将泥泞空地舖上水泥,搭建成固定的摊棚,每个摊子宽度大概是七尺,东侧贩卖杂货衣物深约六尺,西侧是小吃摊深十尺以上,这个重庆北路上的露店,称为「长环」,并与圆环内的摊商连成一气。1961 年,政府将部分摊贩迁至中华商场三楼,1973 年,将重庆北路的露店迁移到新兴市场等地,圆环周边的重庆北路才得已整理拓宽。

《水瓶子专栏》建成圆环沧桑史《水瓶子专栏》建成圆环沧桑史

圆环仍是小吃摊聚集之处,但因 1993 年、1999 年圆环两度大火,导致圆环荒废有近十年之久,马英九市长在任期间,由李祖原建筑师规划了玻璃帷幕的建筑,想要振兴当日风华,施工期间挖到了日本时代的防火蓄水池,在 2003 年指定为古蹟。兴建好的建筑因为设计不良,里面非常炎热,进驻的摊商意愿不高,于是 2006 年熄灯。

《水瓶子专栏》建成圆环沧桑史

郝龙斌市长,将圆环委外经营,餐厅、咖啡馆,还有人妖秀等表演,生意都没有起色,圆环玻璃屋多次荒废。柯文哲市长在 2016 年拆除,如今圆环恢复为公园,并保留了蓄水池。如今,还有一面碎裂的玻璃陈列在此,因为这十几年圆环玻璃屋争议不断,听说有人试射子弹(或BB弹?)导致玻璃碎裂,我想当成一个教训最为恰当,耗费两亿的公共建筑,多年荒废终于终结。

《水瓶子专栏》建成圆环沧桑史《水瓶子专栏》建成圆环沧桑史《水瓶子专栏》建成圆环沧桑史

参考资料:

台北文献 1994 年 12 月,从圆环小吃话圆环今昔探索人文地理杂誌 2007 年 1 月,圆环物语洪致文部落格:圆环、四角环与长环的圆环盛世
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